個人覺得,雖然內容跟簡介文調不合,但還是能看的,至少的確與「醫」有關(?)
我不小心重看了,因為之前沒寫到心得……這就是為什麼我一定要不論喜惡都寫觀後感啊(望天)
 

【書名】誘春懷
【作者】釀月
 

【內容簡介】
穿越寒門裡,莫相思面臨重大難題
是行醫濟世,還是找個郎君好渡日呢?
唉,千算萬算,沒算到時事造「英雄」
淚,行醫濟世很好,但是爺請你讓讓
姐開始是為救你才學醫的,可姐學醫以後就不單單只是為救你了
——後來傳記裡說:「莫醫官一生施醫處方,無分貴賤,乃天下醫者之范,更為女醫之首。」
——莫相思淚流滿面,咬著小手絹說:「姐是誤人歧途,掉錯坑了!」
——於是這是穿越時空的小小女醫官,那啼笑皆非,萬般無奈的「懸壺濟世」之路
 

【某汀】★★★star.gif
汀擬:「欸嘿,小伙子,我看你近日額頭發黑,要小心血光之災啊!」

如果能接受我假設的這句語氣,那麼這本書就合妳口味了。
全篇都是使用打趣口吻,輕鬆平易,用詞十分通俗,有種置身鄉野草莽感。
……什麼意思?就是每天見著水滸傳裡頭,那名花和尚說「俺要吃肉」一樣的道理。
 

因為穿越,「新」娘虔誠向佛,堅信佛家說相思的命是撿回來的,故命相思以後都要茹素。
不巧,莫相思是一個長年西式用餐者,這等於把一個肉食性動物硬生生調養成草食性動物啊!實在是慘絕人寰。
而本文開頭即是自莫相思穿越後,已連吃素三月時說起……
 

莫相思是個傻妞,出身中醫世家,無意間穿越成了平民家庭的小兒女。
因為家中欠大伯十兩,加上莫大娘不經意地一句話,使她自此委身於譚冷臉的家中當打雜的服役。
這狀況並沒有持續多久,憑著前身的一些學問淵源,她考進名聞遐邇的醫山太華山;自此,家中情況如倒吃甘蔗,隨著她地位漸漸穩定,胞兄也總算一吐怨氣,如願當官,甚至相思後來還當了名醫「宣山先生」的關門弟子,實是大好!
看著她學醫行醫,一路上除了天賦和經驗,真的應驗那句傻人有傻福,像是誤打誤撞地進入泰華山、誤打誤撞地救了孕婦等等。
其中還有一點,就是誤打誤撞了認了未來婆婆XD?

引用:
  跟著瑞安一塊給她長臉?莫相思糾結了,這到底都什麼內容啊,她為什麼覺得自己好像有什麼事兒是沒悟出來的:「太夫人,您真好。」  
  瞧著眼前撒嬌的模樣,江如藍不由得笑,有個小姑娘跟自己撒嬌,感覺還真是不錯。從前靜池是不會這麼嬌眉嬌眼地偎在自個兒身邊的,如今有了這小姑娘也是不錯。於是江如藍拍了拍莫相思的腦袋,然後說:「話都說透了,還稱太夫人,真是該打。」
  ……那應該叫什麼,譚媽媽?像X院裡的X媽媽,太惡寒了!阿姨,感覺也不太對勁兒,莫相思吸了吸鼻子,痴痴地問道:「那應該叫什麼?」  
  「叫娘啊,你這孩子真是遲鈍。」江如藍又拍了莫相思的臉兒一下,笑著看莫相思,似乎在期待她叫似的。  
  「娘……」這絕對是疑問句,疑問句來的。


看莫相思這個傻憨的女孩,時不時高喊著「我要吃肉」的情景,就好像在看海賊王魯夫,只是性別不同。
而且這點有一貫到底,沒有講個兩三次就撇開此特性,幾次迴圈以後,無肉不歡已是對相思的印象之一。 

而譚冷臉就是把她拿捏在手心的貴族子弟,三不五時用「葷食」吊著她,愛給不給;卻也是泰華山的大爺,後來更是相思傻妞的師兄,再兼一名因為年少時親手造成倫理悲劇,導致內心有陰影憂鬱的冰山深沈男主。

這一對真的頗匹配,照這種人物性格設定看來。
 

他們的相處還滿順遂,過程自然,行醫求醫時生動趣味。
可這相戀過程實在很折騰,一邊以為自己是為了在相思身上找熟人的影子,另一邊則覺得譚大少就是成日耍著自個玩,也以為被當替代品看了,幸好故事不走藍調路線,不然會鬱悶得我內傷。
後來,當看到譚冷臉先行頓悟時,汀不禁想,這像是不是天下劈下一道雷……腦海還在鴻蒙之時,就突然大徹大悟了(登天?)
但也免不了後來他自食惡果,一番情誼被當作惡作劇……誰讓他之前一直繞著相思玩呢!
至於配角宜章公子……對不起,直接被我無視了,存在感不強啊(汗)
 

我也不知道這篇算不算小白文,有劇情不空泛。
論是否開金手指,內文有提及是家學素養之故,加上她穿越後也有重新學習,歸納後還算合情合理。
那麼,究竟是哪裡怪怪的?
後來我想想,大概是作者雖然有把原因編排出來,但因為文章本身的調調,加上她的敘事手法,導致即使每件事都有理由,卻還是在彰顯遇事情況時,稍微誇張了一點。但這個程度是「稍微」,所以還不到輕佻浮誇的小白文。

綜合而言,我喜歡宣揚醫德的部份,也喜歡菜鳥女醫成長的過程>


咦……不知不覺打了好長,廢話好多
果然,感想長度往往不能與故事精彩好看與否並論啊。

歸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