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收服小白史(二)

  生平頭一遭,春水沒被鬧鐘叫醒。

  喚醒她的是新晉寵物「小白」。

  隻手撐著下顎,抵著膝蓋,春水坐在門階上,姿態隨意。

  精神不佳的頻打哈欠,不住頓首的春水想,果然太早起床了,想她平時頂多七、八點醒來,今日卻卯時一到就被吵起,換算一下,才早上五點!她這一路走來,也只有大學時期為了趕期末報告才這麼早起。

  沒睡飽的後果明確體現在春水眼皮正下方,濃重的黑眼圈為她增添幾許鬼官氣息,但沒誰想用這種印記表現稱職吧!

  雙目無神地遠視那一對玩得正歡的同類,春水總覺得不可思議。

  她向來是最討厭麻煩了,現在卻養了一龍一雞。

  養咕咕的時候她沒想太多,當初那隻骨瘦如豺的公雞是自行闖入,看到瘦得皮包骨的咕咕時,春水還以為自己看到一只活生生的木乃伊復活了!只是復活的是一只木乃伊「雞」。

  後來,她當沒看見,放牠自生自滅,沒想到,這隻雞倒是自食其力的很,啃著她田裡的稻穀和嫩芽,不知不覺豐腴起來。

  等到春水意識到他的存在,咕咕已經生成一只健壯勇猛的跑路雞,體格十分良好。

  當時,「沒想到在我底下出現了第一隻不會死的生物!」春水在心中驚嘆。

  顯然她又忘記咕咕已是一縷雞魂。


  還在世時,春水年幼的時候也曾因為好奇而養過寵物一二,只是都養不久,養不活;當生命逝去時,她沒多難過,只是有些傷感,深覺這是造孽,自此之後便再也不敢嘗試。後來長大成人,除了不想加深業障,也是因為貪懶怕麻煩,不願再去碰觸這些活生生的動物。

  她在地府按耐多時,直到遇見咕咕,親眼所見咕咕的良好復原路,春水這才驚覺——是啊!反正都沒命了,再壞也壞不到哪去吧!自此以後,春水就默允咕咕的入住,甚至也默許了牠後來那一干佳麗的存在。

  時至今日,相對於咕咕,春水對小白可是判若雲泥。

  十年前,她不主動收養,咕咕卻是自個投靠來著。

  十年後,小白不欲被納,卻是被她死死綁著照顧。

  大概是太寂寞了吧!年輕的時候正值大好青春,當時的她獨來獨往也無所謂,因為年齡本身就散發著源源不絕的活力。

  到了現在,寡居多年的春水多多少少也是會積累孤單,於是就收容了小白。

  她想,這差別大概是在於,因為咕咕不會說人話,小白卻會說人話,相處起來比較像同伴吧!



  事實上,對於螣霄而言,他和咕咕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玩得歡快?開什麼玩笑!

  大清早,他大爺餓得受不了,肚子「咕嚕嚕」地叫個不停,沒忘昨日的教訓,他也只是攢聚力量頂了春水胸襟兩下。

  「欸,丫頭,快起來!本君肚子餓了!」

  春水姑娘的嘴喳巴喳巴地動了一陣,翻了個身,完全沒有蘇醒的跡象。

  螣霄的耐心本就少得很,眼下當然不耐,只見他皺眉怒喊:「臭丫頭,本君肚子餓了!快給我呈飯來!」

  伴隨著一連串的「咕嚕嚕」聲,也不見他絲毫赧然。

  大概他龍神以往就是被伺候的主子,認為空腹即說是天經地義的事。

  春水被喊醒,只覺得小白就是個孩子,只有娃娃才會一直吵著餓了。

  她死命地揉著眼睛,表情十分痛苦,活靈活現的沒睡飽模樣。

  「你吃什麼呀?泥土?」蚯蚓食的,「蛋?還是老鼠?」蛇類吃的,「先說哦!呵啊……」打了個大大地哈欠,「我這裡可不提供葷食。」

  螣霄聽完,像個跳蚤一樣彈跳不停,「妳把我當什麼啊!本君怎會食那些粗劣伙食,自然是山珍海味,不給葷菜,至少也來個素寶八珍吧!」

  什麼跟什麼……春水搖頭晃腦,「到了我這就別想有皇帝命,既然你不吃家禽吃的東西,那自然是我吃什麼,你就跟著吃什麼。」

  螣霄一臉狐疑,「那妳吃什麼呀?」

  「無他,粗茶淡飯,二菜一湯。」唔,其實有時她甚至不進食,都是鬼了還有什麼好吃的,不過,日常活動也能修煉增進靈力,所以春水還是會進行規律的烹飪。

  「什麼?」螣霄頭上冒出無數驚嘆號,回話的聲音震耳欲聾。

  春水五官皺成一團,連忙捂住雙耳,「吵死了。」

  「我不管!素寶八珍,一個都不能漏,不然要妳好看!」

  春水聽了抿抿嘴,心裡嘲諷:怎麼個好看,如今尚不知是誰被制在手裡,真是搞不清楚狀況。

  見小白還在那頭猖狂,不斷地罵咧咧,春水也煩了,咻地站起身,拎著他往外間走。

  臨至水桶處,又是果斷一扔,「早上起來應該要梳洗完再進食。」

  螣霄沒心理準備,又被嗆得五臟六腑生疼,還不及抗議,又被春水捏起甩了好一陣子,「哪!我好心幫你甩乾身體。」

  也不理他的頭昏眼花,逕自往屋外走去。

  好不容易,頭頂的一圈金星散去了,被挾持住的螣霄依舊只會高聲怒喝,「混蛋,妳想對我做什麼?妳居然敢褻瀆龍族,真是不要命了。」

  「小白,我想你到現在還是搞不懂,第一、我沒有蛋;第二、我早就沒有命了。」連威脅人都不到點,春水發笑。

  螣霄氣得牙癢癢,雖然想磨牙,奈何如今只是「無齒之徒」。

  行經雞王咕咕身邊,春水手指俐落放開,小白龍「唰」地一聲,準確掉落在雞王愛惜不已的雞冠上。

  只見咕咕眼神銳利,頭上一頂,將小白龍頂拋至空中,直到再次破空驟降,這回,迎接他的是咕咕的嘴……

  「哇!好痛!你這死畜生!居然敢咬我!」手太短,無法蓋到被啄上一口的尾巴,相當於人類的屁股,螣霄於是打算出口奪雞。

  「咕咕咕咕咕……」咕咕證明了,即使是雞語,罵人的流利也不輸給別地。

  螣霄不論什麼語種都聽得懂,所以回嗆:「走開!本君不過是虎落平陽被犬欺……今日之事,必要妳們主僕加倍奉還!」

  「咕咕咕咕咕……」

  「哼,你有牙又怎麼樣,老子……」連老子都出來了。

  螣霄大嘴一張,想要威嚇對方,倏忽想起自己的無牙,話鋒一轉,「老子還能將你纏死,看你還敢囂張。」施力將咕咕雞脖子禪緊。

  「咕……」多虧咕咕脖子夠長,彈性良好,在敵人攻擊的同時也伸著脖子狠啄對方一口!

  「可惡,你又咬我!」

  「咕……」

  於是,一龍一雞的大戰不停。

  這就是春水眼裡的「和諧共處」。

歸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