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來是……

  自「女媧飛天圖」展示之後,後遺症果然隨之而來。

  首先,好的影響就是來往閻羅殿的冥獄成員們越來越多,造成對他們而言,以往避之唯恐不及的大殿如今就像走他們家廚房一樣自然。這點正符合春水的需求,正是如此才能誘魚上鉤啊!

  不過,另一個部份就不知該怎麼說了,仗著此圖是閰君所藏,愛好者想要又不敢求,只好不停用眼神暗示春水多產出一些作品。

  再則,發生在閰君身上的效應就是意料之中了,每每他上堂審訊,出廳和友人閒話家常,平時和下屬商討一二,都不離對方揶揄的眼神「沒想到閰君也是平常人物,也好這種雅圖」。

  下屬和基層小員工們當然不敢說三道四,倒是閰君的友人毫不忌諱,為此調侃了閰君好一些時日。

  那段期間地府裡八卦榜的頭條即是「誰說久年柳下惠,不得如今風流郎?」為標題,著實造成閰君的困擾。

  不過他是誰?他可是大BOSS,即使外頭流言遍布,仍能聞風不動,這點讓春水很是欽佩。

  至於後來當案件水落石出,閰君將圖畫完璧歸趙,大家這才知道閰君只是受託參演,服氣閰君為了公事犧牲為人評價,都不由得將過往對閰君如山如海般的崇敬又提得更高了,此是後話不提。



  回到大殿上,女媧飛天圖展示第一天,鬼影川流不息,擠得招待的侍從們忙得幾乎是腳不沾地,不過一整天下來沒什麼聲響,無特別異狀。

  女媧飛天圖展示第二天,依然鬼來鬼往,鬼聲鼎沸,且有更加壅塞的趨勢,閰君只得開放偏殿,好疏通空間,但當日亦是平靜無尋常。

  女媧飛天圖展覽第三天,如過往二日不說,鄰近傍晚,大伙回去吃飯的吃飯,下班的下班,遊玩的遊玩,就算均非如此,這時段的閻羅殿也是不開放的。

  前兩天無事,春水篤定宵小今日必定會出現。誰讓對方的特點就是,寧可搶錯一百,不肯偷落一張。

  春水和吟清躲在邊角梁柱上埋伏,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她攤開畫卷在紙上寫了幾字招來吟清看。

  上頭寫著「東西你放了嗎?」

  吟清不敢說話,使勁點頭。

  春水稱許,拍拍他的頭,吟清又燒紅起臉。



  才放下手,就瞥見窗頭跳進一抹黑影,春水凝肅神色,手指輕點吟清臂膀,眼珠子流轉到影子上,示意吟清看去。

  黑影躍進屋內便迅速站直,尾巴後頭似乎有一條東西甩動,似乎不是人鬼……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難道是畜生?可畜生怎會有人形?

  春水黑著一張臉揣度底下的「東西」身份。

  黑影不察,倒是有小偷習性,輕手輕腳的踮起腳跟向前,一邊環顧四周動靜,直到幾乎貼在圖畫上,才聽他隱逸於空氣裡的一聲嘆息。

  「真美……」是人語。

  傍晚時分,儘管天色黯淡,來人又一身黑衣,但微薄的光線也足夠讓他看清圖畫的內容。

  這無疑是他偷過的畫作裡最出色的一幅!

  黑影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撫摸圖畫,順著女媧的形體描摹,心裡很是滿足。

  不知是否他的錯覺,今日賞閱這圖,不僅覺得圖畫質地好,連嗅覺都聞到一股散發在空氣中的檀香。

  難道是畫幅裡暗藏玄機?黑影伸手欲摘的動作瞬間躊躇起來,左顧右盼,發現一旁的席榻上正點著檀木,儘管得到合理解釋,但以黑影為賊多時的第六感,他深覺今日氣氛不對,又霍然想起閰君是著名的酒色不沾,不過近日來外頭的傳言甚囂塵上,閰君也未曾否認……算了!今日就先暫且放棄,黑影咬牙著盤算著改日再來竊取,便滑溜地自窗口跳出逃離。



  眼見黑影遠得見不到邊了,春水這才開口。「看來這偷兒還挺聰明的。」還知道感覺不對,迅速逃跑。

  「大人,您怎麼能稱讚他呢?難道就讓他跑了嗎?」不明事理的吟清義憤填膺道,率先抱不平。

  春水臉上寫著「怎麼可能」,張大雙眼,耐心解釋說:「自然不是,我是要讓他偷也偷得,不偷也得偷!」

  「這是從何說起?」

  春水傾向他耳際嘰哩咕嚕說了幾句,吟清聽完雙眼發亮,「這下他可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沒錯。」

  「這就不得不說大人真是英明!」

  不得不說吟清的馬腿真是越拍越自然了……



  平靜無波的地府直到翌日深夜才有了動靜。

  當天夜晚,孟婆宅邸內,在一處陰暗偏僻的廢棄糧倉裡……

  黑影熟門熟路的走進,就像回到自家一樣自在。

  他翻動著倉庫裡各式各樣的畫卷,一會翻開四美圖摸摸,一會又張開貴妃醉酒圖垂涎,待到手邊存貨均逡巡了約莫一回,他總算發現到昨日看見的那張「女媧飛天圖」。

  這圖呢,大咧咧的攤開放在他平素賴以為床榻的板子上,讓他想看不到也難。

  黑影看著圖的起先還十分高興,後來總算察覺到圖件出現得突兀,輕噫了一聲。「咦?」

  他搖頭晃腦,拿起圖畫左思右想,卻是想不出個結果,於是喃喃自語。「怪哉,我記得我沒有取走這幅啊……」

  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他自我打趣著。

  等等!他是什麼身份?他可是個賊啊!這種事情小心駛得萬年船,安全為要。驚覺不對的他又趕緊跑去一旁的內櫃深處搜查,發現先前珍藏的罕見圖藏還在,不由得鬆了一大口氣。

  「還好還好!這些精裝版都還在……那就當這幅女媧飛天是自己送上門,不拿白不拿!嘿嘿。」結尾還猥瑣地笑了笑。

  凌厲的暴喝聲傳來,「孽畜!」這是孟婆。

  涼薄的訕語附和著,「看來你挺喜歡佔人便宜的嘛!」這是春水。

  隨後則是吟清領了一干鬼差同僚,各個手上提著一管汲靈日光燈手電筒,此物顧名思義,只要輸入使用者的靈力即可使用。

  因為一時之間眾人各個帶了發光物,於是一向陰暗深黑的倉庫頓時光芒萬丈,照得黑影變成了白影,雙目被刺得張不開。

  他摀著雙眼蹲下,蜷縮成一團。心裡想,糟了,這下可完了。太過驚駭,導致嘴邊倒是說不出話來,只有嘴皮不停地蠕動。



  「啊!原來是只豬妖……」春水響亮亮地驚呼一聲,「真是沒想到啊、沒想到。」

  吟清在一旁也配合著說:「是啊!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

  孟婆一雙利眼掃射過去,肅著面孔教訓著:「這是在做什麼?什麼時候了還在這唱雙簧。」

  說得春水都不好意思了,還以為自個太大驚小怪,連忙住嘴。而吟清也摸摸鼻子,僵笑一聲退於春水後頭。

  兩人如此配合,倒教孟婆不好再找碴,於是回頭看向狼狽臥地的豬妖竊匪。

  這回孟婆雙手叉腰,一名標準母夜叉扮樣,她語調下沉,毫無感情地罵道:「孽畜!你要害慘我呀!今日這事若是傳了出去,孟婆我名譽掃地,日後還要不要見人哪!」

  想她孟婆是誰啊?向來以嚴以律己為傲,這好名聲她維持多年,今日要是讓人知道這些不入流的玩物竟然是在她自宅裡被發現的,這消息一傳出去,以後她肯定會被傳說不正經的老妖婆!況且她生前還是維持了八十一載的貞節身軀呢!對比今日這事,這可惡的臭小子更是罪無可逭!

  豬妖兀自抖著,根本不敢抬頭,也不敢應話,倒是他後頭屁股上頭的豬尾巴順著他的思緒不時抖呀抖的,不堪入目的模樣讓春水想笑又不敢笑,只得抿著唇望向天際,佯裝淡定。



  孟婆見豬賊敢做不敢當,一副烏龜狀,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雙肩聳動得厲害,正拿出武器想餵給竊賊一頓胖揍,卻被春水給制止了。

  春水走過取走孟婆手上的狼牙棒,遞給吟清示意他藏起來,別讓老人家看到又高血壓往上飆升。

  她倒是裝作一臉正經肅穆的,好言好語地說:「孟婆大人,這回呢還請看在閰君的面上,讓晚輩將這畜生帶回去審問一番,若是此處私下用刑,怕是不好交待。」

  孟婆臉上陰晴不定,似乎還不願意妥協。

  春水只好朝孟婆最在意的名譽一處支招,「再者,孟婆大人的大公無私向來是地府百官們的行事基準,今日這孽賊做出這種喪盡天良……」其實也不算大事,但配合著孟婆的在乎,春水故意說得嚴重一些。「可說是天理不容的齷齪行為,這等大事若是大人自個解決,恐怕傷及大人您的聲望。」私下處分就不算大公無私啦!

  這話一說,孟婆果然神色好些,面上不再青筍筍,但還是氣得不願應承。

  春水沒法子,只好再轉個彎說:「大人,這賊呢是地上的爛泥,您是天上的皎潔明月,若是為了這等小人蒙塵,怕是十分可惜。」言下之意就是:這小毛賊雖然影響妳的面皮甚劇,但妳因此教訓對方的話反而顯得自身也降下格調,還不如大方讓給他們修理呢!

  被春水說到這等層面上,孟婆也不好意思再為難小兒輩,嗤哼一聲,「罷了!」這才不情不願地道:「把他帶走,省得汙了我老婆子的一雙眼。」





某汀查了一下,孟婆是沒有名字的,但也有看到一種說法是后土即是孟婆。然後,傳說中的孟婆活到八十一載還是處子,所以此篇就用到了……

歸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風
  • 原來是豬妖啊!
    話說,辛苦閻君了,我也非常崇拜他!多麼高風亮節啊!
    我迷上閻君了。XD

  • 哈哈,是豬妖哦!不過窸窸窣窣聲不是XD
    真的哦!鐵面無私的閰君,「威望算什麼啊」這點最帥了哈哈
    真的吼,不過我自從寫完鳳凰番外就迷上鳳凰了噗哧

    歸澄 於 2011/11/03 20:15 回覆

  • 小 潁
  • YA~~~

    壞人小綠....

    快出快出!!!!

    為了看你的我忍好久喔><~~~~~~

  • 我PO了兩份囉!
    下面還有八XD~

    歸澄 於 2011/11/06 21: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