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中篇(約幾萬字)/【BE】/秋櫻的故事


章一、春暖花開


  咻——

  滾滾塵沙席捲而至。

  不一會,樸實無華的黃泥路上滿佈一尺高的風塵。



  道路盡頭,一抹人影緩緩顯現,隨著距離越短,身影亦越趨高大。

  走動的傢伙戴著一頂玄皂帷帽,穿戴一襲寬大的同色斗篷,縱然和尋常男性同高,也看不出男女,

  不知為何,帽簷下綴飾的白色布冪絲毫不惹塵埃,仍是白淨無暇。



  自鎮外緩緩走入鎮內,一路上竟然碰不著一名行人。

  察覺異狀,墨黑人影停下腳步,伸出手微抬,略略撐舉帽緣。戴著皮套的手掌與裹滿紗布的手臂厚實,仍看不出性別。

  他只稍稍停頓,不發一語便繼續往前,步伐冉冉,一點也不受影響。



  片刻過後,黑衣人走近了鎮中心,只見眼前一片黑壓壓的人影——原來鎮上的人都聚集在這兒了。

  他側目觀察四周,發現這裡是凌霄鎮上的大戶「唐府」門前。

  怎麼大家都圍在這?他尚不知緣由,人群裡的嘰嘰喳喳聲已為他作答。

  「咦,賣身葬母?」從人群後頭好不容易擠進的民眾,看見豎立在地面上的木板,均是一聲驚叫。

  「哪家的這麼晦氣,竟然敢在鐵公雞家門口擺這名號?」街角的酒舖掌櫃撚撚山羊鬚,搖頭撇嘴道。

  一邊賣菜的大嬸掃一眼「是你少見多怪」的神情,「你不知道?這小伙子就是唐員外的嫡子,這『母』自然是唐老爺的元配唐夫人。」

  「唐夫人?唐老爺這麼富有,怎麼會讓親生兒子跪在門口……」

  話未說完就被匆匆打斷,「林書生,這你就不曉得咧,這唐夫人從前和唐老爺患難多年,如今唐府聲勢壯大,可唐老爺也不顧舊情,前些日子納了天香樓的昭昭說要當平妻……」

  林書生讀聖賢書出身,循規蹈矩自然差不離幾分。聽到這裡已經忍讓不得,只見他甩袖憤懣,「荒唐!歡場女子怎可作為妻?為此撇下勞苦功高的糟糠妻,這人真是無情無義,真真該受天下唾棄!」

  「就是說呀!聽說唐夫人病了好些日子,唐員外不多加照顧就算了,竟然還在唐夫人病得意識模糊不醒的時候做出這種齷齪事!」東巷裡的陳大娘捻著手帕,舉在嘴邊嘖呼。

  「那小子跪在這頭是作什麼呀?」

  「還不是那唐員外,一娶了昭昭,唐夫人就撒手歸西了,可他竟然連髮妻的後事也不願出個子辦辦!」

  「這真是、這真是……良心被狗食了。」

  「就是說嘛!」

  「也難怪小子今日之舉了,怪可憐的。」素來纖細感情豐沛的王家小娘子此刻已經涕零如雨,優雅地拾起帕巾,不住地低頭擦拭眼角。

  「是啊、是啊!」

  「可憐唷!」

  「唉……」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卻只是像八卦似的談論其事,誰也沒有理會跪坐在地上,那名面容蒼白的少年。

  此刻,黑衣人已然經過人群,只見他兩指夾著不知何物,瞬間向人群裡一拋。

  「咚!」一枚碩大閃亮的金元寶掉落在少年的膝頭前。

  大夥頓時失聲,紛紛注目著那顆元寶,眼神驚詫得跟看到皇帝一樣。

  黑衣人不曾停留,也不曾回顧,扔完的下一刻便迤迤前行。

  少年一直俯首,當下便看見膝蓋前方的金子。他就像是石雕的人偶,金子掉落在他面前的時候,石偶便登時賦予生命。他顫巍巍地舉起手,往前握住金子,用力地、狠狠地包覆在掌中,就連金子的邊沿咯得掌肉生疼嵌印也不放開。




  錢哪……錢啊……

  少年,唐竣諷笑一聲。

  他也曾是父母掌中疼著寵著的天之驕子啊!仰仗父母寵愛,憑藉自己天生俊秀的臉龐,依侍家財萬貫,就算沒做出傷天害理的大事,卻也和尋常紈褲子弟無誤。從前不顧後果的嬉鬧人生,未曾苦惱後悔過,直到娘死了,那賤人的進門,爹的愚昧盲從。

  他永遠不會忘記……

  『爹!快回來看娘,娘暈過去了。』

  唐老爺甩開他的手,『囉唆,大夫不是來看了嘛!』急急離開府第。



  不過一日,娘親撒手人寰。

  他才忍著悲痛將白布蓋上娘親的軀體,爹竟然已經將那賤人迎進府裡,而且還是不得體的八抬大轎。

  爹做的荒唐事!他這作兒子的卻不能不忍,大紅喜事當日不得衝撞,他咬牙忍了,忍到翌日爹從新婚房內出來,他輕輕說:『爹,娘該下葬了。』

  唐老爺一臉不耐煩,『唉,死都死了還要什麼錢,隨便扔了就罷了。』

  『爹,那是娘啊!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死人一個,還有什麼?你是我兒子,向著外人作啥?從今後我給你迎進年輕貌美的娘親,豈不更好?』

  『爹……』

  『行了行了,別再說了。』

  夫妻恩愛二十餘年,原來全是假。左手握住一培土,舉至與右手拾起的金子平高,又緩緩放開,泥沙細細碎碎的掉落。

  這就是金子和泥土的差別,爛泥永遠就是爛泥,永遠不可能鍍成金。

  唐竣哼哼笑著……



  閉了閉眼,他仰首側目一旁躺在草簾上的娘親軀體,用眼神逡巡了一圈,像是訴說著什麼。

  而後,他目光堅定,俐落地站起身,雖然在站直的時候雙腳顫抖一陣,也是因為他跪了一整天的緣故。

  望著黑衣人離開的方向,他大喊:「恩人!莫走!」喊話的同時也向著他的位置跑去,百姓們或許是震驚過度,自發地分站兩旁,讓出一通道由他離去。



  黑衣人對後頭的聲響不以為意,仍徐徐向前行進。

  因為他走得實在是慢,即便唐竣跑得莽撞,卻也只是一會功夫就追上了。

  他攔在黑衣人的面前,二話不說地跪下。「今日恩人出錢為不肖子唐竣葬母,唐竣今後便為奴伺候恩公。」

  皂黑斗篷隨風飄盪,一時空氣中只有布篷與夾雜著黃沙的寒風激鬥發出的嘶呼聲。

  唐竣也不埋怨,恭敬地跪在他跟前。

  久久,久到周圍的人都認為黑衣人不會說話的時候,他偏開口了。



  「我不需要奴才。」

  聲音些許低沉,但厚實中猶帶些清麗,聽得出是女子身份。

  唐竣有些驚訝,仍是硬著頭皮道:「恩公既已買下小人,無論要小人作什麼都是應當。」

  「你執意要跟著我?」

  「是!」他決計不再滯留傷心處,停在這裡只會一直想到過往一家歡樂對比現今面目皆非的慘痛。

  「抬起頭來。」


  唐竣聽話的抬頭,心中卻十分詫異。女恩人的聲音淡淡,像是下一秒就能消逝在空氣裡,但她一說話,彷彿散發出一種氣勢,讓人不得不從。該不會是招上不得了的人物?為此,唐竣有些不安。

  自唐竣合握的雙手上看出顫動,黑衣人雙眼閃過了然,但也沒說什麼。

  她瞅著唐竣的眉目,大眼濃眉挺鼻厚唇,看得出不羈和不馴。這種人應該不會順從,但……挺有生命力的,是吧?

  觀察了唐竣的面貌和肉身條件,她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娘應該長得挺秀麗的,哦?」

  唐竣一頭霧水,莫名想笑,還是憋著氣說:「我娘年輕時是鎮上公認最秀外慧中的女子。」

  她點頭,「果然。」

  唐竣不知如何回話,只好默然。

  「你該感謝你娘生給你這副好相貌,雖不儒雅,但正氣十足,十分討喜。」

  唐竣不解,滿心疑惑地問:「莫非恩公欲將我賣至小倌館?」

  流連花叢多年,他當然知道這種地方。想起這種可能性,他背後冷汗直流。

  「我怎會做這種賣人惡行?」黑衣人音調微揚,驚訝自己的聲名會被質疑。

  「那麼?」

  她突然轉換話題,「你識字嗎?」

  「識得的。」

  雖然從前紈褲,但爹娘還是細心費勁教導,使他詩書禮樂均成果斐然,只是他向來把這些才能應用在花樓的姑娘們身上……但自從發生昭昭那賤人的事情,說起昭昭,這娘們從前向他學習琴藝,居然在日後用來對付他的爹親,思及此,唐竣心中又湧起一股悲憤。

  「會算帳嗎?」

  「會。」身為商家出身子弟,雖然他不精,但也懂得七八分。

  「哦。」她似乎在思索什麼,所以就沒多說。

  過沒多久,她霍然抬手將帷帽拾下,放在唐竣交握的掌上。

  唐竣望著恩公的真容,傻傻地說不出話來。



  女子面貌英氣,像俊秀的書生,卻更像天上仙子般的仙姿玉色,同神仙般的姿色讓人不敢褻瀆,要論男女似乎也低俗了。蛾眉鳳目,挺翹秀氣的鼻襯著白皙滑嫩的肌膚顯得像是白玉砌成的。惟那細緻的嘴唇非櫻桃小嘴,亦非大器朱脣。



  女子大大地鳳眼炯炯有神,眼角還點綴一顆淚痔。是曾有過什麼痛徹心扉的傷心過往嗎?唐竣想到這兒,莫名有些揪心。

  女子閃爍一雙大眼,黑溜溜的珠子轉動不已,俯視著眼前傻楞楞的呆子,溢出寬容的氣度。

  微瞇雙眼,滿是笑意。「我叫春度。」這話一出,四周猶如春暖花開,撩滿春意。

  她這一報上名頭,眾人皆驚。

  「春度啊!這不是很有名的秋暖公子嗎?」

  「是啊!今日看果然和仙人一樣……」

  「跟傳說中的一樣。」

  春度對於一旁的反應不動如山,認真地問眼前人:「歲數二十一載,尚未成婚,不知少爺婚否,不如予我為夫吧!」

  什、什麼?

  這是當場所有人的反應,有的人說出來了,有的人只在心中驚嘆。

  「為什麼?」唐竣當然也吃了一驚,但訝異過後他冷靜了,不明白地問出口。

  他想,只要她想,自是許多人慕名求親,不必這樣強求未來羈絆吧?

  「我爹說我該嫁人了,可我想,若我娶夫的話……」就不會再發生當年的悲劇了吧!春度沒說出口,搖頭嘆言:「我這性子怎會嫁人,你若不願嫁我,就當我倆成親就好,不提嫁娶,只是日後你得跟著我,婦唱夫隨,不知你是否願意?」

  「妳知道這對男子是種污辱。」

  春度點頭,「我知道的,所以我不逼你,只是詢問罷了。」

  唐竣一時作不得主,抬頭瞭望不遠處的唐府,凝視著母親的遺體,又正視春度的容顏,那副面貌上沒有戲謔,只有認真。

  他下定決心了。「沒有嫁娶?」

  「是。」

  「我是你的夫?」

  「嗯。」

  「唯一的?」

  春度挑了挑眉,輕笑道:「當然。」

  他的過往,她的過往,註定他倆要嘛只能成一雙,要嘛只能形單影隻。


------------------------------------------------

某汀:本來春度只會在章一出現的(掩面)

歸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米酒媽媽
  • be??????????!!!!!!!!

  • 嗯悲劇收場哦!真的!紅豆泥(認真點頭)

    歸澄 於 2011/10/16 08: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