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抓小偷(三)

  無視無形中被罰站的吟清,春水已陷入自己的思緒。心中備妥腹案,便想著如何執行,絲毫沒注意到一旁滿心期待結果的小尾巴。

  如此、果然……細語一陣,春水確認好該怎麼做以後,回過頭才發現盤踞牆角處的小蘑菇,隱沒在陰影之中的孤伶伶形象使人惻然。春水莞爾,不禁想「也是,自個的歲數可當眼前小伙子的祖母也不為過,吟清也就一年輕氣盛的小伙子。」情緒自然容易彰顯。

  於是喚道:「吟清,我想好了,你過來一點,窩在角落玩沙做什麼?」

  吟清果真單純,一臉傻不楞冬的踱步過來。

  「我預估要閉關兩日,這些天就放你假,自個玩去唄!」

  「大人沒有別的事要吟清辦的嗎?」

  「沒咧……」

  見吟清一臉不信,春水突然羞愧起來。

  想想,其實也苦了這小子,才來沒幾日,就被紅衣派來給她使喚。春水也自知懶散,平日能不出門就不出門,這些年若有要事,一般都是派遣吟清跑腿,如今小尾巴似乎不被她吆喝還不習慣了,莫非被養成被虐狂了?那還真是罪過。

  與春水所想截然不同,吟清只覺得這些年大人的氣息和態度越來越像他生前的祖母了。

  口氣真像啊……雖然長得不像,吟清偷偷地瞅著,暗自懷疑起春水或許前世是他的祖母也未嘗不可,畢竟他也不可能見過祖母年輕時的相貌。

  這二人彼此相對,無語片刻,所想卻是天淵之別。若有旁人無意經過,怕是以為春水屋舍的時間被凝滯了,未曾轉動。

  兩人之間的角力最終是春水獲勝,只見她「咳」地一聲,聰明地轉移話題。

  「吟清啊,聽說最近閰君底下新來一名面貌姣好的女子,叫伊芙是吧?」

  執著在任務上面,工作狂小尾巴恐怕是不輕易罷休了,春水只好說些別的吟清感興趣的內容。

  果然,春水下這一招下對了,吟清雙眼登時一亮,「沒想到大人日理萬機還能知道這些細碎瑣事。」

  其實她平常也沒忙什麼,就是一直作圖,偶爾幫紅衣出謀算策。就因為沒什麼,小尾巴出自肺腑的狗腿反而讓她捧腹;壓抑笑意,春水問說:「又聽說咱們家的吟清對人家姑娘挺有意思的哦?」捻起茶杯磨蹭杯口,春水的揶揄向來窘人於輕描淡寫之間。

  果不其然,臉皮薄的吟清臉頰立即緋紅起來,猶如關公上身。

  因為害羞,自然語句不順:「大、大人,別、別打趣、吟、吟清了。」一手還抬了起來,試圖遮掩自己窘迫神情。

  結結巴巴的小媳婦樣,說多可憐有多可憐。

  春水也不是那般愛好作弄人,只是為了自個的目的不得不提,「好了,大人我才沒那好興致呢!何必怕成這樣……」說話的同時在桌上掀開一幅空白卷軸,一手在上頭塗繪。眼神專注在紙上,嘴巴卻不饒人地道:「老實說吧,你對人家小伊芙可有意思?」

  「大、大人……」怎麼又逗趣他了,小尾巴委屈地告饒。

  「少用這招晃點我,我可是認真和你提這事。」

  吟清仰天垂淚,難道下屬的隱私不是隱私嗎?春水大人果然是祖母,連找媳婦這種事也要管。

  雖然在心中抱怨,吟清還是老老實實地說:「是。」卻一點也沒有高興的意味。

  「呿,還不開心呢,難得我要幫你追追小丫頭,不領情就算了。」

  「沒、沒有哇,小的怎麼敢小瞧大人。」只是不相信同為女人的大人怎知如何追求,幽冥八卦冊曾記載大人從未有過戀人,不曾識過情滋味,這樣的大人要如何令人相信追求女性的能力。

  「等著看吧你!」春水不多做解釋,語畢,手頭也停止作畫,只見卷軸上一柄綴滿盈盈花瓣的桃花扇躍然而出,輕盈浮盪空中。

  「完成啦!」一手取過扇柄,「咻」地扔到吟清懷裡。「拿去,花季將盡,帶著它去約小伊芙賞桃花去。」

  小心翼翼地捧著桃扇,吟清當下感動流涕。

  是扇子啊!黃泉裡無人不知,春水大人只作畫,偶爾也會研製別樣物品,卻是稀罕少見,如今大人竟然為了自己的未來,贈送這柄無價之寶,吟清激動得無語凝噎,在一番捧天捧地捧鬼神捧祖宗捧得春水耳朵都要長繭之後才甘願離去。

  「呼……」春水鬆了一大口氣,「終於把這楞頭青打發了。」

  沒錯!春水才沒想這麼多,雖然多少是體恤吟清這些年來跑腿的辛苦,但也不覺得自己隨手饋贈的東西有多稀珍,純粹是為了接下來案情進展,即使吟清隨侍一旁也沒用,還不如早早吩咐離開,省得浪費人家時間。畢竟是現代教育下出身,她也沒有主人家時間寶貴,分秒必爭的概念,也不以為下頭的時間就是寸金不值。而所謂的大人和下屬,對她而言也不過是上司和部屬關係,不像前朝出身的吟清,歸屬觀念極重。

  站起身伸展四肢,便轉身去準備作畫的工具,待要進入書房閉關之時,突然想起一件要事。於是匆忙走到門口,伸出手在門板上橫豎劃下幾痕,不一會,「閉關二日,嚴禁拜訪」八個剛烈字體便浮現板面上。

  回到書房,坐下以後,春水將擱置在牆邊的空白畫卷攤開,思考片刻便開始著墨。

  她先是以水墨筆法描摹線條,力求大氣與縹緲並俱,耗費半日,一抹輕靈得驚人的女媧飛天圖漸漸躍現;待到好不容易繪製得差不多了,這時,外頭傳來一陣窸窸窣窣聲。

  「誰?」轉而搖頭,「不對啊,我已經公告沒空了,應該不會有客來訪。」

  聆聽一會,悄聲無息,春水於是不作他想,繼續作畫,輔以改編自現世的素描畫法打底。一般而言,現世的素描若是應用至全部篇幅,會顯得灰階而且澀然,看似沒有溫度。春水不喜歡,所以利用韻味十足的水墨技法先行畫出線條,再於部份地方採擷素描筆法,使圖增添不少立體感,簡單地說,就是中西合併。東方畫法一直以來被讚譽為有文人骨氣,就是很平面。西洋畫法雖然精緻多樣,卻也有匠氣之嫌。

  如今春水融合了這二種技法,也算是創新突破了。

  畫至深夜,軀體的誘人便隱隱浮現,畢竟是女媧,崇高無比,太裸露恐會被同僚攻訐「不敬」,於是春水利用不少現代方法。就像拍藝術照的時候用薄紗巧妙地擋住某些重要部位,雖然沒有露點,其實除了那幾個點之外還不是看得一清二楚,春水暗自嘲諷。

  雖然她也擋住了那幾個點,但在胴體上,春水認為,這圖勢必要獨一無二,故而必須不同於其他人物的裸露版,於是特立獨行地給女媧穿戴上一種華服,這衣裳好似天女羅織的雲霓羽衣,服飾細緻得驚人,看起來十分隆重,即使隱隱間仍然可視肌膚的光滑細緻,卻予人一種不敢褻瀆的氣勢。這歸功於春水的上色技法,撇開傳統各種彩繪方式,她採用了陶瓷上釉的其中一種上色法,使展示出的色彩不厚重又有質感。

  直到窗外春水養的公雞「咕咕」響起「咕咕咕……」的叫聲,春水下意識地轉頭看向窗外,這才發現天亮了。

  不過,今天的咕咕叫得似乎有些心煩意亂,春水不明所以,貼著窗邊探向咕咕,發現牠面著籬笆頹喪著頭,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發生什麼大事了?咕咕從來沒有這種狀態啊!在春水印象裡,牠向來是雄高氣昂的,尤其在身邊諸多的母雞之中。

  春水提起畫物勾在邊角牆上收乾墨水,走到門口正要出外察探,卻發現一件驚人事實!

  門板上的八字已經消失,沒有遺留半點墨漬。這鬧鈴法術時間一到就會消失,春水這才驚覺,原來已經過去兩天了!

  咕咕每天啼叫完畢她都必然已經托滿飼料去餵食,昨日忘記搭理和給飯,看來牠們既是餓壞了,也是不滿被冷落吧!春水趕緊盛滿好幾大匙的飼料,戴著笑臉去賠罪去。



  沒一會,就見春水家的院落中,一人一雞的奇異對談。

  母雞們對春水沒啥意見,平常春水也不特別疼寵或冷落牠們,自然是沒啥情緒地低頭吃著春水撒落的飼料,趕緊將肚子填飽。

  而「咕咕」不然。

  等這些母雞們都吃飽之後,這隻公雞還是佇在那頭,一副標明「老子不吃嗟來之食」模樣。

  春水只怕「咕咕」餓死,畢竟這廝已經是鬼了,再餓死就魂飛魄散。於是也不計較,「咕咕,你是雞王,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別氣了,來吃吧!」

  所謂的咕咕的確是十分有靈性,只見牠雞冠一甩,拉著脖子把頭側過一邊去,明顯就是不屑理會。

  春水陪著笑臉,「別這樣嘛!」摸摸牠胸前的白色雞毛,那是牠和別隻雞不同所在,也是咕咕自傲之處。「不吃的話你肥滿的身體很快就瘦弱了哦!到時候你的後宮粉黛三千就移情別戀了!」

  在雞群的想法中,身材是肥滿健壯才好看,看來不同族群的美觀概念也不相同。

  咕咕稍稍擺正雞頭,似乎有點在意,春水發現這招有效,果決地再接再厲。「是嘛!你看你的妃子們都這麼明媚動人,就不擔心嗎?」

  咕咕省視周圍的母雞們,各個豐滿可人,發覺春水說得沒錯,擔憂得「咕、咕咕咕咕」叫了起來,雞翅也猛地不停搧動。

  果然很容易激怒……春水暗自笑著,手上也沒停著的連忙將飼料撒在咕咕的周圍,就見牠總算開始低頭「豆豆豆」地吃起早餐。

  「咕咕」吃飯的同時,春水蹲在一側,支手撐著下顎,默默地看著咕咕進食,但神魂早已遊蕩到不知哪去了。

  突然,熟悉地窸窸窣窣聲再次傳來,咕咕身為動物自然先天敏感,牠昂起脖子,雙眼如炬,瞠目瞪著不遠處的籬笆。

  春水順著「咕咕」的視線望去,發現聲音是自東側籬笆外頭的草叢中發出。

  隨手提筆,在空中變出白紙畫出一根棒球棍,提起棍子便往籬笆走去。

  該不會是蛇吧?難道有袍友圈養的蛇寵出走,無意間跑來這邊?

  在心頭猜測著各種可能的同時,春水已然走到籬笆邊,霍地將棒球棍插入草叢中胡攪蠻纏好一陣子,發現沒有半件活物跑出。

  「奇怪了……」怎麼會沒有。

  腦海中朦朧一片,實際行動又得不到解答。「算了,大概是風吧。」

  找不到答案,一向不勤勞的春水自然不去搭理。




某汀:為了安插窸窸窣窣的聲音,伏筆要用,結果這章居然爆字數了*0*
   算啦!咕咕也是很有趣,只要把我要寫的進度寫到就算了~

歸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七夜
  • 原來字數多是為了窸窣聲啊!XD
    某某要出來了嗎?話說,咕咕該不會是那個「咕咕」吧?

  • 因為窸窣聲粉重要啊!雖然是個聲音但是後面有我要帶出來的伏筆呀呀~
    是啊某某要出來了,咕咕不是那個咕咕XD
    只是春水嫌房子太安靜某日無聊出去逛街抓回來的噗

    歸澄 於 2011/09/28 20:57 回覆

  • 小 潁
  • !!!!!!!!!!!!!!!!!!!!!!!!!!!!!!!!!!!!!!!!!!!!!!!!
    看出快出!


    小綠你讓我感興趣了啦!


    你這個壞人><

  • 話說,〈春度〉寫完才會繼續寫〈春水〉,因為前面的是短篇,後面是長篇。
    春度大概還有五六篇,要等這篇完畢才有後續哦!
    沒想到妳會有興趣>w<
    我是壞人,真的!不過我不是會虐待角色的後媽就好啦XD

    歸澄 於 2011/10/30 18: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