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抓小偷(二) 

  拜訪鍾馗過後春水心中已有計較,有了盼頭便懶得親自出馬,一股腦兒將滿手文牘扔給吟清便回家去了。

  於是乎,待吟清好不容易將其他大人處訪察完畢的資料彙整好,如火燒尾巴似地跑來,直至登門回報,便看見令人錯愕的景象。

  一廳正中,她大人面向自己,端坐豪華單人沙發,翹著二郎腿,捧著瓷杯,不急不徐地品著高檔鐵觀音。

  「說吧!結果怎麼樣?」她雖然問了,口氣卻很肯定,似乎對答案十拿九穩。

  吟清滿腹激昂瞬間被潑了冷水,本來熱情地想詳述的心情猶如隨著黃河奔流,嘩啦啦一去不再回。

  他錯了!

  錯在不該高估自己在春水大人心中的份量。方才在桃花林外,大人的讚揚原來只是客套話;也怪那番話中的誠摯懇切,讓他誤以為大人將自己當成了心腹。瞧瞧大人這副太后歸來的姿態,原來,在大人眼裡,其實他仍是一名路人甲嗎?吟清不由得自憐自哎起來。

  春水不動聲色地將吟清自導自演的默劇欣賞完畢,雖然不解他為何臉上表情瞬間演繹了喜怒哀樂,但她體貼地也不過問,將一頭霧水藏在心中,嘴邊說著:「吟清,若是被其他大人刁難了,我替你作主,有委屈別憋著。」事實上,雖然反射性地換了語句,但這的確是貨真價實的客套話。

  但,誠然這句便讓小鬼差吟清剎時起死回生。

  瞅著一朵上一秒蔫掉的小草,下一秒變回頑強除不盡的雜草,春水不禁驚奇,好奇自己究竟是無形中學到什麼法術,能達到復活的強效!

  露出潔白無暇的兩排牙齒,吟清喳呼呼地說道,吱吱喳喳地,好像一隻小麻雀。

  春水面上溫和,抿著微笑,可藏在袖中的玉手卻是小動作不斷。

  真可愛,好想摸摸他的頭……春水想著,一邊壓制著心癢難耐,繼續維持品行溫良的好長官形象。

  「大人,您說得沒錯,小的陸陸續續去了崔判大人、孽鏡台鬼吏大人、牛頭馬面大人、黑白無常大人……」

  一連串的名單被報了出來,也不停歇。

  木訥憨直的吟清不知道這種事情只需要舉個例子就好,不必像英文字母一樣二十六個均說全。

  可是春水就是喜歡吟清的單純,傻得可愛,此刻也只能自認倒楣,偽裝成很有耐性地模樣聽吟清報數完畢。


  終於,在洋洋灑灑地說了十分鐘之後,見吟清說完人物要接續別的時候,春水當機立斷,斬去吟清說明的方向。

  「哦!原來這麼多同僚們都受害了啊!那……吟清,你和我說說幾名位高權重的大人,在我和你交待作法之後,他們的反應為何?」

  吟清毫無所覺,順著春水的話接續。

  「大人,您果真神機妙算,我和崔判大人提問的時候,他的反應和您預期地果然並無差異。」

  「哦?」春水配合地露出一臉感到興趣的模樣。「說來聽聽。」

  吟清娓娓道來……



  崔判官體態瘦削,甚至可說是嬌小,飽經風霜的臉上是平凡的五官,倒是一對矍鑠雙眼令人不敢直視。

  低沉的語氣就像凜人的冬天,比執法者還要威嚴。

  他特別的地方就是:不論對話話題為何,眼神永遠不會變。

  吟清報上來意和禮貌性問候之後便直言了當地問:「判官大人,今早不知是否遺失重要物品?」

  「沒,」崔判官捋著山羊鬚,橫眉瞪眼地,「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至今可不曾有人敢冒犯我。現此時,怎有小賊敢不知趣地進犯?」雙眼幽深閃爍,嚇得吟清抖了一下。

  吟清扭曲五官,苦著臉,做小伏低地:「可春水大人說若遺失物是她的畫件,自當重新奉上。」

  「哦!」聽到這句,鬍鬚也不摸了,崔判明顯變得祥和,「怎地不早說呢,自然是春水的畫物,乃早年我和夫人的祥雲圖……」

  吟清不領情,崔判官大人親切的說話,佐以懾人雙目反而顯得更嚇人。他抖了兩下,唯唯諾諾地將春水大人交待地應允答出,也不管不顧崔判的反應慌張離去。



  「……果然和大人說得一般,只要奉上春水大人願意重製的允諾,那些大人們便馬上說出口,未曾刁難我。」

  是鴛鴦戲水圖吧!聽到這裡春水在心中反駁,這才發現崔判大人外冷內熱。

  春水在心中將這類型的貼上一個標籤「死活不認型」。

  她點點頭,「做得很好。」話畢稍停,「苦無鬼吏人應該不錯吧,我記得他老人家挺親切的。」

  卻見一臉解脫的吟清面上又霍然啞苦起來。

  「鬼吏大人很好,可是……」



  孽鏡台是面碩大的鏡子,鏡子中會照出死者生前所做所為,就像現今的錄影器一樣播放,只是從出生播放到死亡,十分快速地如同跑馬燈一般。

  駐守在高台上的苦無大人身形矮小,微微發福的肉墩樣和他慈祥形貌很相稱。

  撇去拜訪說明來意的話語不談,之後苦無的態度是這樣的……

  「今早大人有丟失什麼重要物件嗎?」

  苦無笑得和藹可親,「呵呵……自然沒有。」

  他的反應十分自然,自然得讓人無法生疑。要不是從其他大人那裡知道苦無大人早上的驚天大吼,吟清這下也會給矇過去。

  「大人若是真遺失了什麼,不用客氣,小的自當幫您追還。」

  苦無反應依然,「呵呵……當然沒有。」

  吟清快被苦無大人的笑臉攻勢擊潰,只好投出殺手?。「春水大人說若是她的作品,會在追緝事後重新奉上精裝版……」

  「哦呵呵……自然是有的,春水怎麼如此客氣,老夫遺失的便是千手觀音力士娘娘座上圖。」

  苦無大人語氣沒變,話速卻變得飛快,變臉神速讓吟清自嘆弗如。



  其實是裸露版的座上圖,春水還算給這些同儕面子,也不戳破。

  在苦無的印象前面加上「自認倒楣型」。

  翻開空杯子穩當地倒好茶,遞給口沫橫陳許久,已是口乾舌燥的吟清。

  「喝吧!辛苦你了。」

  吟清也不矯情,「謝謝大人。」說得大聲,馬上端過茶水一仰而盡。

  喝完以後,自動自發地向前兩步將茶杯放回茶几上,而後退回。

  對著春水此時的反應,吟清心裡真沒半點著落。

  他在心中激動的想,哈哈,這些大人果然都愛好面子。嘿嘿,原來這些大人也不是多光風霽月……

  可是眼前的大人半點表情也沒有,儘管嘴上一如以往噙著溫煦微笑,卻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雖然不解其意,但吟清還是在心中說,果然是春水大人,面對這種事情臨危不亂,徹頭至尾仍是安若泰山。

 

 


某汀:覺得小尾巴吟清挺可愛,考慮增加他的戲份

歸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七夜
  • 吟清真的挺可愛的,呆蠢的可愛。XDDDDD
    我能明白春水為何喜歡他了。

  • XD
    我也是邊寫邊喜歡上,本來只是把他當跑龍套,這年頭小型人物向上啊,這種小尾巴角色也能力爭上游了,就加減幫他添一點。

    歸澄 於 2011/09/27 23: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