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喝酒會起酒疹的女人,偶然喝了一小瓶冰火,醉前正洋洋得意地想難得過敏沒發作,就這麼在睡眠中死去。 
沒過敏,可是遇上更嚴重的,死亡。 
莫名其妙的死去後又遇上更多無法解釋的事件…… 

三、抓小偷(一) 

  俗話說,沒看過豬走路至少吃過豬肉。

  現代話是沒有常識至少要看電視。

  春水不會被騷包紅衣派去辦事就自鳴得意,以為自己多有斤兩。但是,好歹她生前電子產品也碰觸不少年,看過警探片警匪劇傳統劇場八點檔,CSI是沒看過幾集,鑑識錄倒是有。不過,以上這些就算沒看過也無所謂,抓小偷第一步,不就是要知道小偷竊取的目標物為何嗎?

  人事時地物,英文說法5W-Who When Where Why What,自小到大不論中西都講究差不多的說法。

  於是乎, 春水瀟灑地揮開衣擺,大步流星地往第一名受害者「鎮宅聖君」鍾馗大師的住所邁去。



  鍾馗這人生於唐代,當代科舉考試若是進士及第得以進京面聖,上頭予以評定的標準稱「身、言、書、判」,其中之一的「身」就是講究五官端正相貌堂堂,說好聽的是得以立官威;但春水才不以為然,這不就是以貌取人嗎?膚淺啊!

  話說回來,注重浮華表面也是至今社會現況,但如今有高超的整形技術,減肥中心,只能說鍾馗是時不我與!

  若是鍾馗道師聽到春水這番話,怕是恨不得舉起伏魔劍打得她落花流水,屁股尿流!

  在不入流的腹緋之中,春水不知不覺走入密密叢叢的桃林之中。

  春水這人喜好胡思亂想,等回過神來才發現四周環境早已變換,連小尾巴吟清都被她給弄丟了。

  這麼說來,就不得不提起,春水除了一手繪出好圖聲明遠揚之外,還有另一件著名的傍身「技藝」,只是這名是惡名昭彰。人稱「路癡」,這不認路的本事在地府中可是無鬼不曉。

  這下可好了,這一迷路,春水東西南北分不清的糗事又再添一樁。

  望著四面八方沒有半點不一樣的桃花林,春水雙手環臂,暗自思忖她該大喊救命呢還是乖乖等人來領回。

  仰天楞神沒多久,不遠處的桃林便傳來細碎的聲音。

  「唉,好不容易拐到的春水大作怎就沒了呢?」「咕嚕」一聲。

  「會不會是上回杜老頭帶著妹妹來看我順手牽羊去了……」「沒可能啊,杜老頭家中自有千萬卷,拿我的作啥?」「也不對,春水一張勝過十張……」「咕嚕」第二聲。

  「今早崔判經過我面前的時候也在嘖呼私藏的古代四美圖丟了……」「咕嚕」第三聲。

  聽到這裡春水心裡已有譜,在對方繼續猜疑的過程中往聲源走去。沒猜錯的話此人就是傳說中的鍾馗,對比印象裡剛正不阿的天師,春水腦中那面威震八方的古墨鍾馗像「啪」地碎落滿地。

  走了許久,臨到盡頭才豁然開朗。

  春水肉眼一看就可以判定躺在地上的魁梧男人就是鍾馗,只見對方七尺有餘的身段套上黑紅色武將長袍,的確是殺氣騰騰,令人不敢逼近。

  不過,春水為著一處發現有些驚疑,縮起雙肩,悄然走近。

  果然!男人雖然看得出有些年紀,臉面卻泛著光澤,一點鬍鬚也沒有。

  「咕嚕」又豪氣地飲下一大口酒水之後,鍾馗才注意到咱們像老鼠躡手躡腳靠近的春水。

  「來人是誰!怎不光明正大前來?」

  春水連忙雙手作揖,賠罪道:「小的因受文判所託,欲拜訪鍾馗大師查案,不意間闖入桃林,不知如何離去。恰此時聽聞人聲,便尋了過來,還望先生指點去路。」

  鍾馗可不領情,「鍾馗?我就是鍾馗?怎麼地府如今的人物都扶不起來了嗎?居然不識我鍾馗!」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臉人,春水乾笑,好歹也是笑。不惱地回應:「在下春水,素來聽聞鬼王鍾馗大名,只是在下因頑疾……」明白人都知道是路痴,「蝸居自宅中多年,不知外頭世面。又,曾聽聞鍾大師滿面虯髯,今日所見先生面上雖不能說潔白無瑕,卻是乾淨俐落,不失真真一名俊朗漢子,故而未曾往大師一名上所繫,還請前輩見諒。」

  不知是酒喝太多還是不知緣由的害羞,抑或是打從心底的興奮,鍾馗深色的肌膚隱約透著紅光,朗笑起來,「哈哈,原來妳就是大名鼎鼎的春水,沒錯!吾乃鍾馗是也,世人皆傳言無鹽之姿的那個鍾馗!妳可真會說話,老夫就說罷!當年要不是突然如廁不及,只得急忙趕赴殿試,滿面鬍鬚未剃,後人也不至於把我這一貌美男子說成這般不像話!」

  唔,有點反胃了。春水摸著肚子,確認鍾馗的確是愛美之人,不然過往也不會因為被嫌貌醜就立即撞台階自殺。現在聽他說完這番話又更加確定,這個叔叔很自戀……耐不住額上滑下三條斜線。

  「……當然,只是先生為何如今卻將鬚髯給剃除呢?」活著的時候不刮,怎麼現在才刮,又不是亡羊補牢。

  聽完春水這麼一說,鍾馗臉色變得有些不自在,「那、什麼!從前是因我未曾細覺才被污衊至此,既然如今身在陰曹,」看樣子也不會投胎轉世了,「老夫當然要好好打理門面,以示清白。」

  活著的時候不打理,死了才想潔面,大叔你是有多傲嬌啊!春水無語,於是轉移話題。

  「這是自然,晚輩今日前來是想借問大師,關於早上被竊走的文物是?」

  儘管年歲很高,大叔鍾馗還是不好意思了,「咳嗯,就是我妹夫贈我的一幅闔家賞月圖,老夫可是寶貝收藏了好久。」

  說謊!大叔,這謊說得太爛了,您果然不是當皮諾曹的料。

  春水也不好拂了他的臉面,笑咪咪地說:「大師,晚輩是想,若是在下的拙作遺漏了,在下責無旁貸,必當重畫一幅贈回,可原來不是我的畫作……」

  話還沒說完,果然大叔「唬」地一聲,站起身子。「可不就是妳的畫嗎?老夫珍藏了的十週年紀念李師師,二十週年限量玉堂春,三十週年典藏花蕊夫人,四十週年……這些都不見了,春水師父,妳說我多虧呀!」前後反應相差巨大。

  「是、是是。」春水被大叔的激動搞得只能不停地點頭。

  這時,鍾馗猥瑣地搓弄雙手,擺出一副雷死人不長命的嬌羞姿態。「春水啊,我不把妳當丫頭看,就照妳說……真、真會重畫給我?」

  因為已經對鍾馗形象破滅,致使毫無一絲一毫敬佩的春水表面上自然是說:「等這案子結完,若是圖已毀壞,在下必重作圖畫歸還。」

  「好、好好好……」

  含笑點頭致意之後離去,一轉身,春水臉上的僵笑便卸下,像是後頭有怪獸追趕似地疾行而去。

  等到好不容易出了桃林,就見一臉驚慌失措的吟清迎面而來。

  「大人,妳這是去哪了?小的找妳可找了兩個時辰。」

  望著吟清汗濕衣襟的落魄樣,春水很是感動。

  伸出右手用力按著吟清的肩膀,感慨地說:「……吟清,今日我才知道,你是多麼正常乖巧的一個娃啊!」




某汀碎碎念:

本來沒想到要在大師身上寫這麼多,可是大師很有趣。話說,大師我不是污衊你,這只是劇情需要(摀臉)


備註:
  ※其實我有去翻閱十殿閻羅,瞭解以後覺得太神聖了我不敢惡搞,而且也不是此文重點所在,就……跳過唄!
  ※說到科舉制度,我居然在楊梅高中的網站裡找到,網管真用心。
  ※鍾馗天師有三寶:「伏魔劍、招福扇、收邪傘」(詳情請點
  ※杜老頭就是鍾馗的妹夫杜平啦!傳說此人樂善好施,最後安葬鍾馗的也是他(詳情請點
  (雙手合十:杜善人,純粹劇情需要,莫責怪把你形象毀壞)
  ※文中的圖畫名都是古代名妓(詳情請點

歸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風
  • 哈哈,鍾大師很可愛。XD

  • XD 所以不知不覺搶了一章的戲份

    歸澄 於 2011/09/25 04:18 回覆

  • 米酒媽媽
  • 偶也要一份鍾大師的收藏哈哈哈~~

  • 哈哈,用酒把他灌暈,用偷的比較快(壞心)

    歸澄 於 2011/09/26 12: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