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喝酒會起酒疹的女人,偶然喝了一小瓶冰火,醉前正洋洋得意地想難得過敏沒發作,就這麼在睡眠中死去。 
沒過敏,可是遇上更嚴重的,死亡。 
莫名其妙的死去後又遇上更多無法解釋的事件…… 


二、不知不覺變成前輩

  當人的時候,她叫怡君,這名字浮濫過剩,往人群裡隨便張羅一把,任意數數不脫這二字。

  作鬼的時候,或許職業應該被稱呼為「鬼官」之時,騷包紅衣往名冊上大筆一揮,自此以後數百甚至數千年,她都叫「春水」。

  其實她本來有個更威風的名字。

  文判姓文,基於同宗,認為文怡君的凡間名字不夠爽利,一點都不符合文魁的氣質,於是勉強給她改名為文曉莫,寄予曉古通今的厚望,可惜這些年來同仁們只會呼喚文判題的字號「春水」。

  春水直覺這名頭極為不雅,當時還佯裝一回孝女,脖子一凜,義正詞嚴地申請駁回。

  「父母取的姓名怎能更改?這是大不敬!」

  紅衣不以為然,撇撇嘴道:「如今妳凡間壽命已盡,不必投胎成為鬼官亦算新生,既然是冥間袍友,加上我是妳前輩,改個響亮的名號亦是應當!」

  於是,文曉莫便認了新姓名。

  可惜認了也沒用,基本上大家根本都不記得這名諱,只喚她春水。

  春水、春水的說久了,春水自己也就認了。

  算了唄!至少聽起來比怡君強,她摸摸鼻頭認栽。

  至於春水究竟什麼意思,她做畫鬼幾十年有餘,仍是參解不透。

  就是偷偷問過文判,那童顏老人也只是摸摸沒有鬍子的下頦,失智般地笑言:「呵呵呵呵……春水啊,這名字取得真好!咦?是我取的嗎?怎麼可能是我取的?這名字可是大好,我自認沒有這般功力啊!」

  談笑間將真相灰飛煙滅!春水不齒,於是在心中將文判再次加註「腦殘 - 騷包 - 紅衣」。

  這麼久以來,唯一瞎想有點靠譜的是,大抵和她畫春宮圖有些關係。

  真是明晃晃的猥褻啊……



  四十個秋季挨過去了,她仍舊是個鬼官。

  當年抱著「好玩」的心態應承紅衣,春水都沒想過她居然能做得這麼久!

  不過,雖然她好歹是個鬼官,工作內容卻跟畫師並無二致。

  春水尤其疑惑,明明冥獄裡早已有數名文魁,怎地又教她來橫生枝節。

  而且,其他的文魁同儕跟她做的根本毫不相干,這不禁讓她以為自己是不是被紅衣唬弄了呢……

  再且,這麼多年來春水都以為自己根本就成農婦了。

  因為,地獄的BOSS,即是閻羅王,規劃出一塊地給她,景象和未經開發的農村沒什麼兩樣。

  記得她跟著鬼差交接土地的時候,一臉寒冬瑟瑟。鬼差不忍,開口叨囑:「大人若是不喜,就用法力變換自個喜愛的樣式吧!咱老大早先是農民出身,所以……」

  原來是因為BOSS喜歡回憶種田生活。

  春水表面感激,內心淚流滿面。

  被稱作大人,可實際上一點作為都沒有的她,儘管從旁人那頭早就知曉自己是有法力的,卻因為根本不知如何施法而作罷!

  於是,住進農村的她還委實過上好些年的農民生活。

  種田養鵝只差沒織布,幸好,讓她作圖的工具很現代,只是紙依然是傳統的畫卷,好在桌几很長,她不必費力卷收。

  幸而過了十年之後,她的法力已經可以將屋內的裝潢全部改過,雖然屋外的竹屋籬笆她無權改變,但就自己平常也只在屋內活動,能改變這些她已經心滿意足了。

  如今四十多春秋轉眼即逝,春水倒是留下種草澆花的習慣。

  BOSS宣導的反璞歸真計畫真是害人不淺哪!

  自仰望天際回神的春水感嘆著。



  處理完文案的她一如往常地澆灌著自家的田,四周的牆籬上還掛著牽牛花、紫葡萄等各式各樣的農特產物。

  這時,一名瘦削的鬼差莽莽撞撞地跑了過來。

  「春水大人——春水大人啊——」

  眼見他快要撞上自己,春水趕緊伸手擋住鬼差停不下來的跑勢,她故作深沈地詢問:「做什麼這般匆忙?」

  復又說得很是悠哉。「天塌下來不是還有老大撐著嘛!」

  鬼差本來心中惶惶不已,聽完這話,喘個幾回後想說話卻變成哭笑不得。

  「……大人,話也不是這麼說。」他囁嚅著,不好意思說閻羅王可撐不住那麼大一片天。

  「那是怎麼說來著?」忍不住扣指輕敲鬼差的額頭,「吟清,不是我說你,雖然才來兩年,但菜鳥樣怎麼還是這麼明顯,委實不爭氣!」

  吟清摸著額頭,委屈抿唇,復又不知道想到什麼,轉而笑笑:「嘿嘿,還望大人多加指點。」

  春水被他逗得莞爾,擺擺手。「行了,什麼事讓你這麼匆忙?」

  說到正事吟清面色登時變得肅穆,「稟大人,是這樣子,今晨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各個大人寢間均被竊走私密物品,均說是要物,卻不說清物事內容,故而至今尚未偵破,加上下三層有鬼獸逃脫,判官大人說是請您來抓捕這犯人。」

  「得了,雜務忒多……今兒個我還變成要抓小偷的官差。」忍不住翻翻白眼。

  所謂入境隨俗,冥府裡的成員背景結構也是縱橫歷史,導致春水現在說話也不完全白話文了。

  面對時間軸上早自己兩百年死去的吟清,卻是近兩年才加入,春水早已見怪不怪。

  「嘿嘿,還請、請大人見諒。」雖然是菜鳥,但這菜鳥鬼差顯然在不拂逆上司這方面做得很好。

  春水心情不差,回屋裡收拾傢伙,出屋外對著自個的窩下了幾道禁制之後便跟著吟清離去。

 

歸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米酒媽媽
  • 寫的真不錯,祈寫的很熟手的樣子ne.文字很練潔.鬼差的os很逗哈哈

  • 謝謝(羞)
    我也喜歡OS,尤其看小說覺得不合裡的時候就會OS,或是看到好看的題材卻沒有達到我預期的時候,我自己就會受不了的在心裡自編自導,把題材抓來發展。缺點就是我這個人很沒耐性,要完成一篇都會拖很久XD

    歸澄 於 2011/09/23 19: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