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養成計畫

個人評價:6
簡介:
  穿越到書中,找到了還沒長大的小反派,元明姝面臨幾大難題。

  問題1:金手指外掛被沒收,整容技術也不發達,在硬件設施很有限的情況下,如何把設定裡癩蛤蟆一樣的小反派養成如作者大大筆下所述的美貌驚人,帥絕四海的男神?
  問題2:如何把三觀人格歪成S型的小反派扳成直線?
  問題3:如何防止出現原著中的局面,被黑暗扭曲的小反派削死?

  答案1:澆水,施肥,讓小反派健康成長。
  答案2:哄他,哄他,哄他。
  答案3:給他睡。
【關鍵字】古代︱亂世佳人︱反派︱養成︱相愛相殺︱肉

 

心得:
  (6分給在雖然內容詭譎但我很有耐心的看完了)
  私以為像在看三國般的歷史劇,不是看檯面上的政治鬥爭,而是隱藏在陰暗中的秘聞。描述世道艱難時的特殊感情觀,亂世梟雄逐鹿中原的雄渾氣勢,落下大段大段的心理戲。

  很奇特的正劇,我本來以為是寫奇貨可居(穿越女對男主角),沒想到是亂世中的感情征伐(男女對戰),或者說夫妻和諧長征史?只是失敗了,從養成母子夫妻敵人同床異夢的若有所失。

  文辭很微妙,粗俗和細緻兼具,形容角色外貌和心裡層面都很自然高明,不過,雖然同一段落能把粗俗和高貴放在一起,但並不相容啊!效果很詭異的 

  高時芳自認為模樣英俊,從不在這方面輸人,可是跟高昶一比,他就覺得自己的濃眉大眼直鼻方口全粗糙的不行,完全可以再精致一點。他以前認為男人長的太精緻會長成娘們,瞧著惡心,但是高駙馬眉目五官統一的精緻,卻沒有一點娘們氣,反而很英氣,凜冽如霜雪。生平頭一會羨慕別人的外貌,高時芳自覺很失落。

 

  穿書女對待異性很奇特,她說男主角變態不正常,她又何嘗不是?這對男女的關係很扭曲,都想壓制對方;他倆步伐是一進一退的,無法並肩同行。即使兩人耳鬢廝磨場面很多,彼此卻是持續不斷的鬥爭,看完我都覺得自己的精神要不正常了。

  床笫戲很多,能在以河蟹出名的晉江出現真是奇蹟。
  嗯,只要不預期喜歡角色的話,這本還是可以看看的。

 

!!!以下嚴重劇透!!!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穿書成女一,輾轉十七年,為了不領便當也不害人領便當,穿越女放棄救社稷的心,放棄和書中龍套談戀愛,按部就班地照著原書劇情找到將來會殺死她的反派,將「被社會不平對待的未來變態」改造成正常美男子,其路漫漫兮。

  女主角雖然是公主,身份尊貴卻出身特殊,有皇室血脈卻難以啟齒(當朝太後跟王爺私通所出)。雖然頂著十來歲的軀殼,但她兩世相加心理年齡已近四十,看待年紀相似的男孩只當兒子,還認下一堆潛力股當義子(實則是手下)。

  她和男主角相差三歲,女大男小。作為曾經的讀者,穿越女欣賞複雜環境下造就的書中高昶,作為頂替的女主角卻怕被他弄死故而畏懼,打著先發制人的心撿回正太時的男主角,當成兒子在養,一心一意的教導,只求他三觀端正。

  但穿越女不是專業導師,本身三觀也不怎麼正──男主角總是拱著她想親想抱,她自認有把年紀了所以毫不介意,對他像養狗似的,想給碰就碰,不給就甭談。對感情也很隨意,養著男主角,養著養著就變卦了,於是駙馬就這麼誕生了,噗。

  這得是寂寞到了什麼程度,才會被個小男孩親的骨酥肉軟啊。
  元明姝道:「你不用給我當兒子了,我看中了你,你想不想娶我?做了駙馬,以後你就可以飛黃騰達,一躍成為人上人。」她笑了笑,問道:「你願不願意?」
  高昶即道:「我願意。」

  她太相信原書的脈絡了,本身並不聰明,在男主角遇事時(Ex.被庶妹羞辱)不以為意不怎關注,不知道本來只想緊纏著她的男孩在遭遇身份被輕視,數度被欺凌後,皮相下早已起了變化。

  少年當時已深有城府,他善於察言觀色,知道她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在勢比人弱的狀況下,即使不滿公主對他的掌控,他仍然能在她面前隱藏起複雜的思緒,年紀輕輕便懂得權衡、懂得演戲,只裝作一派溫文,所以一旦他勢起,不再雌伏,便變態了,轉而想控制、獨占對方。

  當青年已成一方勢力,公主還想靠他保衛元家江山,這對男人而言太為難了,他只對公主有感情,對元家人沒半點情份,對這些曾經高高在上,目中無人的皇親不敵視仇恨已經很好了,而且他也有野心,他想為一方諸侯,甚至是稱帝!和諧的家庭自此分裂,穿越女認為自己被丈夫養得太安逸了,她不願意過著賢妻良母的平淡生活,她想做回能指點江山的公主,並保住元家人為尊的天下。

  但是,從開始到結束,她都太依賴原書的金手指,自認對很多事情的發展胸有成竹,從劇情的對比中,看得出男主角的考慮比她周詳細密多了。

  像是:
  臣子造反迫主離宮,公主肯定皇帝大哥能回洛陽,會勤王的高桓卻在中途差點被兒子說服擁立他人,還是男主角出面解決的,這麼驚險她不知道。
  覬覦她的男配有各種對付她的方式,一擊必中的她也沒想到,被對方亂搞聖旨逼得投奔男配父親。
  好像認為自己就很聰明,目下無塵,雖然從前她救了男主,但男主成長後要不是有他,她一天死八回都不夠吧!

  所以她哥註定不可能為帝了!不論是資質還是她想幫他都沒轍,明知是死路卻想走到底,她哥就不適合當皇帝啊!她意識不到這點,認為丈夫不幫她,那她就自己來,結果當然是失敗了。

  高桓稱帝,元灝被圈禁,她為了保自己安危,為了讓她哥好過一點,對高桓親近甚至任由對方肢體碰觸;她不介意為達目的給男人吃吃豆腐有什麼,甚至必要的時候,也許她也不在乎對丈夫的忠誠了,這是變態絕對不能忍的!

  當她以為元灝被燒死時,甚至和丈夫鬧翻了( ゚д゚)!!!兩人感情漸行漸遠回不了頭,即使後文元灝再次出現,說明他並沒有死,也挽回不了彼此的感情,反而暴露了穿越女不同的心思。

▌她和元灝的兄妹關係也很曖昧,有亂倫之嫌:
  那件事情早過去了,元灝當時也是少年的心氣,後來也釋懷了,對她也再沒有別的心思,只是此時此刻,或許是心靈太孤寂,或許是看她太可憐,太心疼,或許是因為患難中的感激,又或許是眼下這個姿勢很適合嘴唇觸碰,接一個吻。
  元灝低頭吻住了她,嘴唇由她臉頰游移到唇角,貼過去輕輕親了一下。
  元灝本是想輕輕的吻一下她而已,絕無他念的,然而這親吻的感覺特別舒服,幾乎讓他靈魂悸動了一下。
  柔軟而且甜美,他一時忘了放開,不由得將這個吻繼續了下去。
  元明姝先是怔了一下,而後感覺到他溫柔的體貼。
  趙小武離去,元明姝閉上眼睛又睡了會覺,醒來時吃了點東西,身體恢復了不少。到晚些元灝又來了,元明姝躺在床上同他說了一會話,元灝笑,又走了。
  元明姝心中空落落的,也只是不說什麼。

 

  我真的覺得男主角很悲劇,他在書中時是被各種不人道對待逼得精神異常,遇到穿書女後雖然能夠吃飽穿暖,精神上卻仍被不平等對待,不被重視,總是反覆無常得讓他無所適從,直到將他逼瘋。

▌男主角祭出自殘阻止離開,本就有的精神疾病爆發:
  元明姝被他嚇的頭皮發麻,使勁扭過頭去,高昶騎在她身上掐著她脖子:「妳不要再打我了,妳老是欺負我,我是妳男人,我又不是妳的狗,我為什麼要處處聽妳的。我對妳還不夠好嗎?我像個狗一樣的伺候妳,恨不得跪在妳腳底下舔你的腳,我這樣對妳,只是一次不如妳的意了妳就要丟掉我。」
  元明姝眼睛發紅,仰著頭淚流不止:「我何時把你當成狗了?你個沒良心的混帳,我嫁給你,跟你做夫妻,給你生兒育女,我這麼多年我是被狗吃了嗎!我把你當狗,我就那麼自甘下賤,天底下那麼多好男人不要,非要給你這個畜生下崽子。」
  元明姝淚如雨下,高昶握著他的手放到自己臉上:「我最近越來越感覺自己不對勁了,可是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怕有一天我會把妳氣壞了,嚇跑了,又像現在這樣。妳發個誓吧,好不好,要是我做錯了事,妳打我罵我就行了,我不怕疼的,可是妳不要離開我,妳在我心裡,我不能沒了妳,沒了妳我要寂寞死的,我要發瘋的。」

 

  其實高昶很有Guts,當新皇高桓提出想納女主角的時候,他的回答很帥啊!(結果老婆卻窩裡反的靠近敵人,真是不給力,嘆)

▌跪求君王放手的作法和同甘於盡的說詞挺帥的:
  高昶道:「皇上是天子,天子有命,臣不敢違抗,更不敢牽連他人。臣唯有此一身,皇上若執意要奪我妻子——」他停頓了一下,聲音冷硬而嚴厲:「若士必怒,伏屍二人,流血五步。」

▌伏筆解答於字句間:
  高昶腦子裡混混沌沌了,突然就想起了高桓,他有點懷疑自己是遭了報應了,因為殺死了自己的親老子,所以老天爺立刻就來報應他。他心裡很不平,恨恨的想,我殺他是應該的,憑什麼報應我。

  後來他做到了,讓老婆不被覬覦,也不想看到老婆臣服他人,殺掉了新皇(還是他爹咧),讓天下分裂。想稱帝卻輸了,做到了對老婆的承諾再不向前,乖乖的穩做一方王侯不再前進,但人卻就此鬱鬱至終。

 

▌天下局勢落定後,兩人只剩解不了的僵局:
  元明姝心說,他對外人很正常,並不瘋,唯獨對自己,動不動就賣瘋。而且,元明姝跟他好的時候他也很正常,只有吵架鬧離婚的時候他才瘋。
  元明姝已經看出來了,他並非是真瘋,或者只是用這種法子來對付自己,嚇自己,讓自己不敢離開他。

▌還有若有所失的結局:
  她捧著他臉吻他的時候,還是會心動,還是會覺得美好舒服,盡管有些東西永遠的失去了。她想,自己給他的愛真的是太多太多了,以至於耗損的這樣厲害,殘留下來的那一小塊——原來是十分,現在只剩下兩分,這僅存的兩分還是大過了這世上的大多數,足以讓她無法離開他,足以讓她仍舊對他心疼憐惜。

  如針對男女感情定論,覺得這結局很疲軟。若不是從這角度看,以四海八方勢力各自圈定為解,也是高高抬手輕輕放下,雷聲大雨聲小。不管怎麼看都感到爛尾。

歸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