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評價:6

最後一束米迦勒雛菊  

簡介:

  靈魂和肉體究竟是一種怎樣的關系?

  過去,路星彗一直認為肉體是短暫的、會變化的東西,而現在,她知道靈魂才是更易改變的。所以比起靈魂,肉體更可靠。

  可是,這到底是對生命徹底的認識,抑或只是自欺欺人?很多時候,我們敗給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執念而已。

 

 

心得:

  這篇不少同好們都寫過了,汀PO出只為交待和紀錄。

  對我來說,此書大概介於一般又上去一些,就是還不錯(吧),要我確切的劃分,又好似會和其他原創相提並論。我並不認為是同一層次,所以本帖的評價看看就好。(其實不管這帖,其他帖也無須較真

 

  描述失婚女子和自我男子從性而愛,故事繼而構成完滿。

  因為離婚,星慧單純快樂的性子被打破,外力催生她蛻變成熟;不久,她和多年的好友變成炮友關係,靈肉探討順應而生。

 

  我不覺得這篇很單純的是「炮友」,也不覺得是由性而愛。

  那位難搞的男主不是說了嗎?要不是因為愛星慧,又怎願意和她結為床伴?

  書尾處,星慧也曾提到因為當時男主的言語讓她奮不顧身地投入一段失敗的婚姻,話語中不乏怨氣云云。

  或許星慧對男主的好感一直只有一點點,但人家可是一直愛著她來著。

  說到「炮友」,偶然某次我點到了一對情侶的戀愛紀實,他們相遇於419,當晚就變成正式情侶,我想,那對比較像是從性到愛。

 

  故事中那位同志好友的存在雖很重要,但頻頻出現的深度對談有時一口氣放太多,我邊看邊讀,一邊OS別再放了好嗎?再放下去要淪為說教了。

  這樣的情況,猶如聲音不渾厚的歌手,儘管她唱高音唱得上去,但還是會替她緊張,無法放心。

 

  我將小說總結成兩句話

  不論愛情是否永恆,生活永遠在繼續

  包含愛情,任何事都是有苦有甜,幸福和痛苦是孿生的;享受幸福的同時要能承受反彈的傷害,亦要記得勿忘初衷

 

 

  其實春十三少心思細膩,作品不乏細緻描繪。

  她特別之處在於切入點不同。

  同樣的故事,很多原創作者會直覺下手,狠踢渣男小三、轉身站在更好的制高點之類的,甚少這般赤裸裸地直指人心狼狽。倘若將主人公從泥濘到茁壯寫得好,這樣的對比是很有張力的,春十三少明顯深諳此道。

 

  在讀過的原創作品中,她不會讓我聯想到中文系或歷史系出身,反倒像是雜誌編輯。她的作品,文字敘述很生活化,又稍微添加幾許文學味,拿捏得恰恰好,讓人不感到庸俗或疏離,偶爾還會出現犀利得直刺人心的文句或會話。

  不知道是不是這因素,從我讀她第一本到現在,我下意識把她歸類於「港風」——不是指她用詞遣字像。

  明明內容不差,但我精神時常渙散;不幸的是,對她的書,我總這樣反應 

 

  聯想到港式的同時,也覺得她的書頗「美劇」。 

  只是西方的感情觀和東方真的差很多,汀已經不記得看過多少西方人事談到他們的感情觀是有感則聚,無感則分手做朋友。有時候我不禁想,這究竟是成熟理智還是不夠愛?

  總之,失婚後她們依然會很有自信,這一點是我們東方人需要學習改變的。

歸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